做一个快乐的地质郎

2017/07/31 14:58

作者:秦岭

一晃已经从事地质工作快四年了,在儿时,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未来是和石头和泥土打交道,记得刚接到大学录取通知时,我是一分欢喜一分忧愁,十几年的寒窗苦读终于让我跳出了农门,成功走进理想的大学,而分配的这个专业,却让我心头多出几分忧愁与茫然。我对这个专业一无所知,只听老人们说这是个艰苦的行业,要爬山涉水,与家人、城市分离。
    

进入大学后,开始的一两年我还是摸不着方向,不知道未来我该做什么,了解这个专业也只是书本的内容,对于未来工作做些什么,还是知之甚少,一直到大三时,对这个专业提起兴趣的同学还是很少,包括我。大三那年暑假,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来到了现在的单位,当时是搞工程勘察。七月的广东炎热难耐,正午时分,艳阳高照,只听到知了在拼命叫唤还有机器的轰隆声,一片泥泞的场地上,两个身影在四个足球场那么大的空间不停的穿梭着,汗水湿透了衣服又被太阳晒干,留下一道道白色的盐巴,地质工作者手拿着记录本,紧锁的双目盯着一条条岩芯,汗水打在字里行间,记录下宝贵的资料。每天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夕阳西下的时候,终于收工了,晚霞照在脸上,我们露出了轻松的笑容。劳动是快乐的,年轻的时候不辛劳,不吃苦,怎么知道生活的艰辛,怎么能磨练成坚强的毅力,又怎么能承受人生路上的坎坷呢。抱着这样的信念,毕业时我没有犹豫,身边的同学因为没有方向而继续考研的,或者改行做其他行业的,或者子承父业做企业的,而我毅然选择了这个行业。
    

正式工作后,我被领导安排到人员缺乏的地质勘查院,这才算接触了真正的地质工作。与工程勘察不同,地质勘查才算是真正的爬山涉水,与世隔绝。山上本没有路,地质佬来了便有了。在悬崖峭壁间,人迹罕至处,我们就是一个攀登者,山顶就是我们的目标,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和力量,那些陡壁石林看似不可能,却被我们一个个征服了。爬到山顶,是从未有过的惬意与满足,虽然身处陡壁,但风在耳边趟过,群山皆在脚下,天地尽收眼底,那种心情恐怕城市的白领们从来也没有体验过。在办公室待一段时间后,我就会怀念在野外的生活,我们可以无拘无束,穿的破破烂烂,但轻松自在,住的荒山野岭,但远离喧嚣。年轻的时候,走遍大江南北,在无数个山川河流,留下自己的足迹,这种生活何尝不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呢,很庆幸,我选择的工作给了我这样的机会,去丰富我的人生阅历,在我的记忆中留下这么多美丽的地方。当初上天给我并不满意的安排,如今却成为了我的幸运,人生有时真如道家所说,焉知非福啊。
    

如今社会,物欲横流,作为地质工作者,我很庆幸有时能与世隔绝躲避这些冲击,让我偶尔能停留下脚步,思索人生。在大城市生活,大多数人都很疲惫,有时甚至迷失了方向,在生活的压力下,被挤压的都扭曲了人性。而在这农村,这荒野,我与朴素的人们一起工作、生活,才又体会到了久别的快乐,喝酒只是为了喝酒,说话只是想起了什么就说。如果上天还给我一次机会重新选择的话,我还愿做一个快乐的地质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