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恋

2017/07/31 14:59

作者:李慧敏

第一次见她,是在秋后的洞庭湖畔。烟波浩渺,让我的心怀很是开阔。大约也是这个原因,她一下子随着风景飘进了我的视线,留下那万顷波光中的一点星辉,不算耀眼,但是我记忆中不可抹灭的一部分。

瀑布一般的直发披向肩头,随风飘动;云朵般的脸庞,柔和、匀称、丰满;身姿是堤上的杨柳,小巧、曼妙,好像没有具体的轮廓,但划出的轨迹却穿透了我的瞳孔,浮雕一般刻在我心上。这时她的脸是模糊的,因为距离实在有些远;她的身姿也是朦胧的,因为我本是来看风景,只是她闯进我的视线。

很奇怪,在我熟知她以后,回忆起最初这一幕,记忆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原本是她点缀了我的风景,可渐渐地,她成为了主角,轮廓越来越清晰,风景倒成为她的点缀了。“你在楼下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,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”--大概是她装饰了我最初最纯的梦吧。

之后的情形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。她真的走进了我的生活,我们惺惺相惜,无话不谈。我发现她的思想和我的思想的融合,就像当初她和那风景的融合,严丝合缝。当我渐渐明白我对她的那种感觉叫爱的时候,却发现一切仿佛变得不一样。我很恐慌,做什么都变得小心翼翼。我担心稍微一动,事情便会不可遏制地滑向它的结局。我害怕这结局,好像在等待一个残酷的审判,一切都将结束。在我的诚惶诚恐和犹豫不决中,终于迎来的是情理之中、意料之外的结果,她走了。她终于没有成全我的梦。

呼之不来,是她蛩蛩的脚步;挥之不去,是她漫漫的身影。“襄王有意,神女无心”,这是我能想象的最糟的爱情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,顷刻完成使命

    我也不能,瞬间释放所有的爱和恨

    痛在我心中,蒂固根深

 

    不是忘记告别,只是忘记挥手

    不是记住重逢,只是记住眼泪

    是梦与醒的落差

    还是聚和散的轮回

 

    不是带走欢乐,只是带走了所有微笑

    不是留下伤悲,只是留下了一句告别

    你轻轻地飞舞

    我痛快的痛和苦

 

    不是学会了践踏,而是学不会欺骗

    不是学会了屈服,而是学不会辜负

    曾经看你哭过一次

    我一直在蚀骨的疼痛中折腾了好几轮生死

一朵青涩的花,蜂飞蝶舞眼无暇。我的思恋,如同三月的风吹絮,絮不飞,唯有柳轻扬。她明净得不染凡尘,皆因她身在尘中,心在尘外。我恋她,我知凡尘苦,却在尘中度相思。

重逢,是保留节目。

回忆初恋,就是欣赏最初看的那幅水墨画般的风景。我庆幸的是,这幅画现在还神形俱在,装裱在我心灵的殿堂之顶。